《黄彦瑄专栏》 社会议题为养分 奉俊昊喜迎韩片首座金棕榈

《黄彦瑄专栏》 社会议题为养分 奉俊昊喜迎韩片首座金棕榈

2019 年的 5 月,南韩导演奉俊昊在第七十二届坎城影展上,凭藉着《寄生上流》拿到了这个让他梦寐已久的金棕榈奖。面对记者们的提问,他表示:「今年是韩国电影 100 年,坎城给我了我一份大礼。」在近几年来,韩国电影的大势发展,将韩国电影从本土境内推向了国际舞台,在去年第七十一届饮恨败北的《燃烧烈爱》,可见韩国电影与坎城最高荣耀间的一步之遥,而在今年奉俊昊抱回金棕榈大奖后,完成了韩国电影的蜕变,奠定了韩国影史上重要里程碑。

1999:韩国大片时代的崛起

回顾于韩国大片时代的开端,起于 1999 年这个标誌性的年代。1999 年,韩国政府在加入 WTO 后决议大幅度的开放外国电影的配额,奉俊昊站在时代的洪流中,跟随着众多的电影工作者们一同抵抗着外国强势文化的侵袭。

同一年,姜帝圭《生死谍变》的上映在伴随民族主义的刺激下,打破了 1998 年《铁达尼号》的观影纪录,此后也正式进入韩国的大片时代。

《黄彦瑄专栏》 社会议题为养分 奉俊昊喜迎韩片首座金棕榈

2003 年,奉俊昊第二部长篇作品《杀人回忆》的上映,电影改编自 1986 年到 1991 年代的「华城连环杀人案」,在整体表现上,导演精準的掌握了叙事的节奏与场面调度的技巧,不刻意铺张随机杀人案的血腥与残酷,而是透过剧情的层层堆叠体现电影中的悬疑感。导演透过一件至今未能破获的刑事案件,直指社会最阴暗的水渠,在看似纯朴的村庄里,每一个人都将有可能是潜藏的犯罪者。在这部电影之后,也开启了以真实事件为底本的改编作品,而这些作品具社会现实的批判性,如《那家伙的声音》(2007)、《梨泰院杀人事件》(2009)、《青蛙少年失蹤事件》(2011)《辩护人》(2013)等。在人物的呈现上,由宋康昊饰演的老警员与从汉城来的年轻警员分别代表着韩国旧时代人与新时代间的世代差距。电影中反映出个体在世代的冲突下的混乱,在混乱之后则迎来了对彼此的包容与理解。值得去注意的是,导演在电影中以不影响叙事主旋律的前提下,刻画了南韩在政治民主化的抗争过程,彰显时代氛围。

《黄彦瑄专栏》 社会议题为养分 奉俊昊喜迎韩片首座金棕榈《骇人怪物》:韩国「怪物」的票房反击

2006 年,韩国政府禁不住美国对本土电影保护政策的抗议,于是将韩国国产片银幕配额从 146 天下降为 73 天。此一举动虽然造成普遍大众的不满,却仍无法改变订定后的政策。于此同年,奉俊昊狭带着他的科幻巨作《骇人怪物》(The Host)(2006)回归影坛,至今在韩国电影票房上仍佔有第七名的位置。藉由电影中出现的「怪物」,实际上彰显了韩国政府对人民(市场)的不保护作为以及和美国帝国主义对韩国的制约与掌控。电影的英文名称「The Host」,意为「宿主」,暗喻着韩国对美国的依附性关係。

2009 年《母亲》,奉俊昊将他的眼光投注于社会底层的群体,当一件突发的刑事案件落在弱势的家庭上,年迈的母亲要如何为自己有致力缺陷的儿子进行辩驳?导演关注于底层社会阶级在资源获取上的差异,而在《母亲》中提出对阶级的思索,又在奉俊昊的下一部作品《雪国列车》(2013)进行社会结构上的革命。《雪国列车》採取的是类好莱坞的拍摄形式,具有浓厚的政治意味色彩,在奉俊昊的科幻作品中,无论是「怪物」、「列车」的形式,实际上都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讽刺。

《寄生上流》:韩国电影的收割期

延续着《雪国列车》的社会批判性,2019 年《寄生上流》中同样是凸显阶级上的差异,并进一步处理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间的流动关係。这部电影的成功,标誌着商业取向片同样能在艺术表现达到平衡的关係,将类型电影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在主题的取材上,也近似于 2018 年李沧东导演所执导的《燃烧烈爱》,同样是直指了现代社会中贫富差距扩大的事实。2018 年时,当《燃烧烈爱》获得了场刊评分最高,却意外爆了冷门。一方面李沧龙导演向世界证实了韩国电影不容小觑的实力级别,一方面见得坎城影展还亏欠了韩国一座金棕榈。终于在 2019 年 5 月 18 日,奉俊昊重新回到坎城的舞台,将这份荣耀献给这十几年来在自己岗位上奋斗不止的韩国影人们,「这个奖项是献给韩国所有的电影人」奉俊昊在上台领奖时这幺说着。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金棕榈与丰收的韩国影视产业——奉俊昊和韩国大片时代